广州复大肿瘤医院院长徐克成:永远不做对不起病人的事
发表时间:2014-05-21   来源:深圳特区报

  不拿一针一线

  人老多情,古稀之年的徐克成喜欢回忆往事,特别是那些令他刻骨铭心的经历。

  他忘不了自己出生于苏北农村的一个共产党员家庭,爷爷被国民党杀害,家里的房子被烧毁。幼小的他跟着被国民党追杀的父亲四处逃难,7岁时是一名共产党员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敌人的子弹,救了他的命。

  他忘不了逃难时染上了严重的疥疮,浑身脓疱。一天夜里,家里来了一个身穿新四军服装的阿姨,她说:“我和你爸爸是一样的人。”她带来了一管硫磺药膏,帮他涂抹在身上,几天后脓包结痂了,他感到好幸福。后来,听说这位阿姨是解放军的一名团政委,在渡江战役中牺牲了。直到现在,他都忘不了那位阿姨柔和的目光,忘不了那涂在身上的硫磺味。

  他忘不了1971年,他的母亲去世时,叮嘱他:“儿子啊,你一定要记住,是共产党救了我们全家,要知恩图报,要听党的话。”也正是那一年,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闪现在脑海中的这些“忘不了”,让徐克成的人生信仰、人生理念和人生价值不断培育、夯实、升华,坚定了他的办院信念:永远不做对不起病人、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。

  他甚至忘不了一件不愿回忆的往事:

  那是2000年底,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正式创立。徐克成与其他三名创办者约定:一是廉洁,任何事透明;二是公正,不允许家属参与;三是道德,“不拿病人一针一线”,绝对不收“红包”、“回扣”和吃请。大家签名立据,“四锤定音”。不料,“约定”建立后不到一个月,四人中的一位,因为一次采购,自动“退出”了;而一年后,另一位也无奈分手了。

  十多年来,复大肿瘤医院坚持了“约定”,只在遇到非常特殊的情况时才破过一两次例。

  2002年,徐克成的一位朋友患上了肺癌,在上海进行了手术治疗,3年后肺癌复发,便选择了到复大医院进行治疗。手术中检查气管时,患有心脏病的他突然心脏停跳了。情况危急,经过一轮奋力抢救,终于把他从鬼门关上拽回来。这位病人非常感激医护人员给了他第二次生命,说什么都要请吃饭,还说“不吃就不出院了”。担心不接受他的好意会影响恢复,徐克成反复考虑后只好接受了邀请。但这位病人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,当晚宴会的费用虽然是他支付的,但医院也在住院费上已进行了等额减免。

  复大医院的“院训”是:厚德行医,医德共济。这条院训把“红包”、“回扣”和“吃请”列为“高压线”,谁碰了它,就必须受到惩罚。

  为中国医学增光

  能否为广大患者提供优质的服务,技术水平是个硬指标。徐克成在复大医院整合多种医疗技术,提出以冷冻消融、微血管介入和联合免疫为主导、个体化实施的特色“3C+P治疗模式”,提升了医院的品牌和硬实力,在救治患者过程中取得了明显的成效。

  2007年底,丹麦的郭林女士被发现患了胰腺癌伴肝转移。医生婉转地对她说,3个月内做完该做的事吧。她不甘心,又到美国治疗,美国医生也持相同意见。她不顾当地医生反对,于2008年2月来到广州,接受复大医院以冷冻治疗为主的综合治疗。3个月后复查,CT片显示:肝内转移消失,胰腺肿瘤缩小2/3。五六年时间过去了,如今郭林女士依然健康。

  郭林女士的成功治疗,震动了整个丹麦乃至欧洲,仅2008年,丹麦就有113名患者来到复大治疗。有一个国家的卫生部长患了晚期肺癌,也首选来到复大治疗。在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,她十分激动地向我国原卫生部领导表示感谢。后来,这位领导十分激动地称赞徐克成:“你们复大创造了特色,打造了国际品牌。你们为国争了光。”

  复大医院出名了,但年迈的徐克成并未停下追赶的脚步。几乎每天都在看最新的医学论文,观察着临床治疗的新变化。他说:“我就是闲不住,每治疗一个患者,都是对我们的一次考试。世界医学发展那么快,我要给中国医学争口气、增份光!”(记者 吴勇加)

好人线索平台
责任编辑:张青玲
分享到:
更多
在线评论
用户昵称:   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    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……
验证码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评论
好人365
头条聚焦
中国好人榜
影像馆
091101.jpg